位置: 主页 > 新闻动态 > 社会动态 > 正文

葛新权:企业实现高质量发展的战略意义

作者: 来源:主编 关注: 时间:2019-02-13 11:04

  摘 要:高质量发展已经成为共识。在分析高质量发展相关概念、测度以及内在逻辑关系基础上提出高质量溢价概念,提出高质量发展是一个涵盖贯穿宏观经济、区域或产业、企业及其产品(服务)协同的动态发展体系,并认为企业高质量发展是高质量发展的基石和关键突破口,进而分析企业怎样实施高质量发展和企业实施高质量发展的环境需求。

  关键词:企业 高质量发展 高质量溢价

  一、对“高质量发展”的认识

  2017年党的十九大首次提出了高质量发展,表明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2018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明确了“按照高质量发展的要求,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统筹推进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各项工作”;还提出了“国有企业要通过改革创新,走在高质量发展前列”,以及“进一步拓展开放范围和层次,完善开放结构布局和体制机制,以高水平开放推动高质量发展”。

  至今,“高质量发展”已经成为共识,全面实施高质量发展如火如荼。特别自中美贸易摩擦以来,从双方磋商中我们看到创新、知识产权保护、技术转让与贸易的话语权、规则权与决定权的重要性。因此,基于改革开放,以创新驱动的高质量发展的现实与长远意义重大。

  对于高质量发展怎样理解,以及怎样实现高质量发展,有必要做些深入的思考。我们认为,高质量发展作为落实“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的抓手,是保护与振兴实体经济,尤其做实、做强、做精制造业的生命线,应从宏观、区域或产业、企业经济系统厘清高质量发展体系,从而真正把高质量发展落地,促进企业高质量发展,以满足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与人民美好生活的需要。

  对高质量发展,无论学界还是社会与实际工作部门,都有着不同的理解与认识,因此有必要分析高质量发展的相关概念、测度及其内在的逻辑关系。

  第一,关于质量与高质量。在物理学中,质量(mass)是指物体的一种性质,即物体所含物质的量,它是量度物体惯性大小的物理量。这里我们不考虑物理量,而是关注经济与社会领域。在经济领域,质量(quality)是指事物、产品(服务)或工作所具有的一组固有(特征)特性及其满足(用户或使用者)要求的程度。我们认为,这里“特性”是指对事物、产品或工作的功能(性能或职能)的描述。在社会学领域,质量是指(客观)价值或主体感受的现量,如(观察)社会质量,包括社会大众生活的适应性及水准。我们认为,这里“适应性”是指社会,包括政府部门、社会组织、企业、医疗卫生与教育、服务机构等为大众生活提供的(公共)产品(服务)种类和数量的选择性。

  对于如此的特性或选择性,大多数(少数通过示性量化表达)都是可以测度的,同样满足要求的程度或水准也都是可测量的。也就是说,质量是可测量的。

  特别地,在企业领域,美国著名的质量管理专家朱兰博士认为,产品质量是产品的适用性,即产品能满足用户需要的程度。美国质量管理专家克劳斯比认为,质量是产品符合规定要求的程度。美国质量管理大师德鲁克认为,质量是满足需要。全面质量控制创始人菲根堡姆则认为,质量是指营销、设计、制造、维修中各种特性的综合体。我们认为,这里产品的适用性或符合规定要求就是使用要求,并且通过产品的(功能)技术与非技术指标表达产品所具有的固有特性。这里可以选择正向指标,即指标数值大小与功能正相关。

  无疑,事物、产品或工作所具有的固有特性及其满足要求的程度,以及社会大众生活的适应性及水准都有着很大的差异,即质量是可测量的,也是有高低之分的。因此,在经济领域,高质量是指事物、产品或工作具有多且高(强或好或特殊)的特性,以及满足要求的程度高;在企业领域,产品高质量是指其所具有多且高的(满足用户使用要求的功能)技术与非技术指标值,以及用户使用后获得的满足程度高;在社会领域,高质量是指向社会大众生活提供的(公共)产品或服务种类和数量多且适应性高(强或好或特殊),以及大众生活水平标准高。显然,这些产品或服务都是由政府部门、社会组织、企业、医疗卫生与教育、服务机构等提供的。值得一提的是,高质量还包括这些企业、政府部门,以及社会组织、医疗卫生与教育、服务机构等高效的经营与管理运作。也就是说,高质量具有普适性,即任何领域中事物、或产品(服务)或工作中都有高质量的问题。

  随着社会进步与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尤其对企业来说,质量相关的使用要求随着使用时间、使用地点、使用对象、社会环境和市场竞争等因素变化而变化;同时满足程度基于对产品的功能(性能)、经济特性、服务特性、环境特性和心理特性等方面也是不断提高的。当然,对质量的把握,需要综合考量高质量产品需求量、功能技术、成本提高、市场溢价等作出最适当的决策。

  第二,关于增长阶段与质量发展。理论上讲,增长阶段与质量发展是两个维度的描述。高速增长阶段对应低速增长阶段,而高质量发展对应低质量发展。因此,从增长阶段与质量发展两个维度,可以组合四种情形:高速增长阶段、高质量发展;低速增长阶段、高质量发展;高速增长阶段、低质量发展;低速增长阶段、低质量发展。当然从主观愿望上,我们都选择并追求高质量发展,低质量发展不是我们的选项,但客观实际中确实存在低质量发展的现象。这里,我们不讨论低质量发展问题。但值得一提的是,过去的事实表明,高速增长阶段也可以是高质量发展,但因“速度与质量”悖论,实现的难度很大。同样,低速增长阶段实现高质量发展相对容易,但因主观“不作为或错作为或乱作为”行为,也可能导致低质量发展。未来我们追求的是高质量发展,而无关高速增长,还是低速增长,但显然低速增长的可能性大。

  第三,高质量发展的选择。所谓高质量发展,是指以高质量驱动的发展。提高质量需要创新,当然创新也是提高质量的重要目标之一。我们认为,高质量发展既表现为高质量的投入要素(包括人力、技术、资本,以及制度、政策与文化),也表现为高质量的产出(包括产品、服务,以及人力、技术、资本,以及制度、政策与文化质量增量)。这里,我们把投入要素的质量增量也作为产出,在客观上既尊重投入与产出是一个循环过程,在主观上又具有重要的价值;还表现为高效的投入产出运作过程和高的投入产出效益;还表现为对社会和谐稳定与生态环境保护做出的贡献大(高)。因此,无论企业,还是政府部门、社会组织、企业、医疗卫生与教育、服务机构等都应追求高质量发展。



(此文不代表本网站观点,仅代表作者言论,由此文引发的各种争议,本网站声明免责,也不承担连带责任。)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最新图文


  亚欧日报Copyright © 2002-2016 YAOURB.COM 亚欧日报 版权所有
邮箱:1935895879@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