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新闻动态 > 国内动态 > 正文

曾凡锦冤案追踪报道《十二集血泪控诉》

作者:-1 来源:主编 关注: 时间:2016-02-20 11:10
 联系电话: 13954099889 这是刘邓大军强渡黄河的地方 微信:yc 6968778 今天这里发生了一起离奇的案件.. 我因举报贪官,坐冤狱三年!期间,贪赃枉法,强奸法律,权钱交易,上下通吃,展露出一幅幅丑恶嘴脸。当下习总执政,驱散黑

光华社讯   日前收到消息,山东曾凡锦拍摄制作视频节目申冤,在互联网上疯传。记者与曾凡锦取得了联系,询问案情进展。曾凡锦告诉记者,各大媒体报道,舆论影响很大,可是地方执法部门不当回事,没有任何反应。记者看了曾凡锦制作的视频,他在控诉贪污腐败,他在向黑恶势力宣战,他在拼命呐喊。他很悲惨、他很绝望、他很无奈,但他对习近平的反腐工作充满了信心,他坚信党和政府最终能给他一个公道。记者希望山东省有关部门能够重视曾凡锦的问题,抓紧调查尽早解决。
 
这里是水浒英雄揭竿而起的地方   曾凡锦     联系电话:13954099889
这里是刘邓大军强渡黄河的地方                     微信:yc6968778
今天这里发生了一起离奇的案件…..
我因举报贪官,坐冤狱三年!期间,贪赃枉法,强奸法律,权钱交易,上下通吃,展露出一幅幅丑恶嘴脸。当下习总执政,驱散黑暗。山东省委、省纪委、中央巡视组关注此案,多次批转查办,菏泽市组成联合调查组,40处执法犯法已经查实。但被举报人犯罪后官越做越大,势力非同一般,阻止了冤案平反。如今被举报人落马,但当年收钱卖法,制造冤案的主角,菏泽中级法院院长王玮,省高院院长周玉华等,害怕担责,百般阻挠抵抗,一次次骗过上级,使我蒙冤至今!今天我要砸烂这个黑洞,揭开事实真相!
             全程揭秘山东第一冤案
               第一集  效忠权力的走狗
2009年春,山东郓城一场大规模的拆迁掠地轰轰烈烈,在私利驱动下,强拆强占,停水停电,大片民宅夷为平地,万顷良田毁于一旦!政法机关成了镇压百姓的工具,有村民被打伤、打死,拘留,国家机器的枪口对准了身无寸铁的农民。我亲眼目睹了那场惨无人道的强拆,心中愤怒,无以言表!于是,我和35名同事举报了罪魁祸首县委书记刘国生极其腐败行为。敢叫板县太爷,那还了得!刘国生急召检察院检察长韩文进、法院院长张万松,秘谋对策。两个司法奴才,俯首听命,罔顾国法,在其后制造冤案中,鞍前马后,狗仗人势,立下汗马功劳!接着,县委召开常委会,拨付专项资金,由政法委书记袁红兵挂帅,对我进行跨省追捕。他们兵分两路,赴北京,耗资300余万删除举报网帖;上梁山,下台前追捕发帖人,扑空后,又杀回郓城。2009年3月22日凌晨,几十辆警车把我住所包围,一伙身份不明,手续全无的人突闯我家,二话没说,搜查抓人,理由是我妻子病危时接受了领导送到医院的2万元救命款。当他们看到我妻卧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并当场核实2万元确系单位两领导送的救命款时,便放弃了抓人。这时,突然闯来一人,大喝一声:“县委刘国生书记指示,没犯罪也得抓人!”真是冤家路窄!来人是郓城县检察院副检察长郑建生。前几年,我发现并举报了郑以考查养猪为名,侵吞公款的犯罪行为,这就是证据。其后,郑虽毫发未损,却伺机报复,这次终于盼来良机,随巧借刘大人报复东风,缺德伎倆用尽,没手续,就抓人!就连传唤证都是伪造的,请看:传唤证上的3月24日15时,纯属睁眼说瞎话,入监所登记表证实,3月24日我已被关进看守所!如此执法,检察官崔某、李某及一院领导的公开反对,他们也因此被检察长韩文进清出专案组。欲知后事,请看下集。
                                                                                                                                                                                                                                                        第二集  没有人性的执法
菏泽城东,一孤院坐落在荒郊野外,枯草遍地,人迹罕至。我被抓走后,就关押在这里。这里看不到刑具,然而,一把老虎椅足让你尝够人间苦辣滋味!我被卡在老虎椅中,一动不动,连续40余小时的车轮战、疲劳战,精疲力竭,生不如死。这段录像检方至今不敢公开。因为我一直从事政治工作,两袖清风,无罪可认,这下可惹恼了众家丁。先是顺着我的脖子浇冷水,接着为你吹风扇,那个滋味,一辈子让你刻骨铭心。尽管他们孬招用尽,我仍无罪可认。法定讯问时间早过,怎么办?这时,检察长韩文进向一线督战的郑建生传达刘国生指示:“没罪也得拘留”。随后刘国生带着中华烟等礼品亲临一线办案点慰问参战人员。郑建生,受宠若惊,如尊父命,立即口头向我宣布刑事拘留!又是一个什么手续也没有!就这样,稀里糊涂把我弄进看守所。我至今也没见拘留证,就莫谈在拘留证上签字了!就连通知书都是伪造的。通知书这里写着“拘留时间是3月25日”,而人监所登记表证实,3月24日我已被关进看守所。后来,为掩盖没立案,没有手续就拘留人的严重违法行为,他们绞尽脑汁,欲盖弥彰,起诉意见书明明写着拘留时间是3月24日,为掩盖没立案,就关人的严重违法行为,起诉书竟把拘留时间改为3月25日,这是非法拘禁人的铁证!好一个郑建生!为了报复,更为了徇情于权势,竟敢明目张胆的践踏法律!上帝叫你灭亡,必先让其疯狂!郑某人10年前贪污公款,侥幸逃脱,后制造本冤案有功,提拔为检察长,10年后旧病复发,疯狂敛财购豪车,恰逢中央打虎拍蝇,菏泽纪委英明果断,将其革职免官,多亏市检察长朱庆安大发慈悲,包容坏人,收于麾下。后来,反腐风紧,郑怕为冤案担责,把刘国生制造本冤案的真相和盘托出,这也成了后来刘国生落马的导火索,这是后话,好戏才刚刚开始,请关注第三集:奸污法律于光天化日。
                                                                                                                                                                                                                                                            第三集  奸污法律于光天化日
检察院仅因我接受了救命款,不立案,不用任何手续就将我刑拘,让人莫名其妙,但事情很快昭然若揭,原来,送救命款是刘国生与公安局两局长精心设计的钓鱼执法,我不知不觉掉入了他们挖好的陷阱。这是两局长送款的伪证!为给我由刑事拘留升格为逮捕,更为了焊牢此案,检方还是假戏真做,赴济南省立医院,查证我接受2万元的证据。他们颇费周折,找到当年同室病友曾和平。曾和平是济南人,为人忠厚,又不在刘国生的地盘,不买刘的账,实话实说,把两局长送2万元当时指名是治病救命的,实事求是说了一遍,并形成了笔录。这一证言材料,彻底否定了贪污之说,证明我根本不符合逮捕条件,连刑拘都是错误的。济南一行,弄巧成拙,钓鱼执法眼看就要暴露,依法必须无条件放人。刘国生得知大怒!“一群废物!养你们何用,煮熟的鸭子,让它飞了!”检察长韩文进战战兢兢,俯首听命,立即下达绝杀令“没罪也得逮捕!”于是,法律被彻底颠覆了!他们把曾和平的证言隐藏起来了,仅依靠两局长伪造的证言将我逮捕,这就是他们明知无罪而逮捕人的手续。对此,一李姓副检察长公开反对,受到检察长韩文进的严历斥责。主办人李某,仗义执言,坚持不予批捕,被韩文进中途拿下。光天化日之下,共产党领导的司法,有人竟敢无视国法,逮捕无罪的人,真是流氓会武术,谁也挡不住!逮捕不是目的,目的是为了起诉。刑诉法严格规定了起诉标准,如此人造案件,能过起诉关吗?接下来郓城检察院发生了千载难逢的重大奇迹!欲知后事,下集分解。
                                                                                                                                                                                                                                                         第四集  怀孕21分钟生下双胞胎不是神话
先关人,后量身定做证据,这是冤案制造者的一贯伎俩!反贪局倾巢出动,进驻我的工作单位——公安局,倒查我十年经手案件,以期发现问题,结果大失所望,不但一无所获,而且查出一个清廉民警。巨大的讽刺,使他们恼羞成怒,对我经侦大队进行全面清剿。他们喊话:“县里治的是曾凡锦,只要你们积极配合,保你们没事”,你听,这多象日本鬼子的“王道乐土”,光天化日之下,公开报复!接着苦了无辜民警,为了从他们口中要我犯罪的证据,先后六人被刑拘、逮捕!这就是郓城妇孺皆知的郓城公安局“三二二”惨案!他们把突破口选择在大队下属中队内勤民警刘磊身上。因我七年前指导督办过该中队经济案件,故逼刘磊说清七年前为两企业清收欠款时,企业给该中队的几万余元办案经费的去向。刘磊拿出了当年支出单据和账目,检方当然很生气,遂刘磊被刑讯逼供,受尽折磨,昏倒于审讯现场,被送县医院治疗。接着他们向刘磊诱供说“没你的事,县里治的是曾凡锦,这点你要明白”高压下,刘不得不按他们的指点,用7小时才胡乱编出:七年前我四次瞒着大队长、分管局长,取代中队长分配中队的6万元经费。笔录漏洞百出,不靠谱,遂刘磊被刑事拘留,异地关押在巨野看守所,其口供被反复修改、加工七次,直至符合检方要求。最后弄成, 6万余元我分得5万余元,其余二人各得6000元,账目也变没了,就连中队长带领自己的中队清收欠款的事实,也张冠李戴硬弄到我这个中队以外人的头上!为给这一无中生有的孤证找到佐证,作为一队之长的中队长季洪涛,是一个绕不开的人物,所以被折腾的死去活来。但无论对季如何逼、诱供,甚至拿出刘磊笔录让其对照着说,季就是不开窍。原来,季05年被天坛医院确诊为罕见的脑病,严重失忆,连正常的事都无法回忆,就莫谈胡编乱造了!身患重病的季,怎堪承受冻、饿、车轮战、疲劳战,病情加重,几乎成了废人,宣布刑拘后,看守所拒绝收押。季无法形成证言笔录,接下来,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他们利用先前造好的刘磊笔录,复制粘贴出季洪涛笔录,看!季洪涛4500字,8页笔录,仅用21分钟就完成了,这是起止时间,正好21分钟,这就是著名的郓城检察院怀孕21分钟生下双胞胎的神话!后来,上级调查这一严重违法行为时,检察院竟厚颜无耻的称是“笔下误”,正是这一“误”,竟把人“误”进了监狱!请对比:这是季洪涛笔录,这是刘磊笔录,文字、标点完全相同;这段更离奇,除将分钱人由杨某改为我曾凡锦外,其余一字不差;就连这份千余字的笔录,都敢全部粘贴!为了掩盖造假,他们又对季的笔录反复修改9次之多!如此取证,没有不吻合的,没有不确凿的,没有治不了的人,真是指那打那,百发百中!如此怪胎,后来却得到三级法院的宠爱!欲知后事,请看第五集:没见过这样的孬种。
                                                                                                                                                                                                                                                        第五 集  没见过这样的孬种
检察院在我根本没有犯罪事实的情况下,先把我关起来,然后量身定做证据。经过对季洪涛、刘磊刑讯逼供,获取了所谓的证据材料。后来,季红涛回忆说“那些材料都是复制的,他们对我进行车轮战,不签字你不当家”。刘磊回忆说:“都是没有的事,硬往上按,他们根本不叫你说实话”。证人李云芳说:“材料制好后,根本不是我说的,也不让我修改”。他们说的这些,我都有录音。检察院虽然绞尽脑汁,对这些材料进行反复修改加工,最后趋于一致,但季洪涛、刘磊前几次笔录中反复、翻供,存在的自相、相互矛盾,却是无法掩盖的。比如说,刘磊前三次都说,分配2000元的是杨某,最后莫名其妙的变成了我曾凡锦分配2000元,又比如,季洪涛前两次都说去江苏的是杨某、刘某,后来为说明季洪涛不具做案时间,我才能顺理成章的代为分款,检察院竟将去江苏的硬生生的改为季洪涛和刘某。很显然,依靠这些材料起诉我,实在荒唐,儿戏!更何况,当时一些正义的检察官同时查证了一些我根本没有犯罪的证言材料。比如说,检察院为了让我具备贪污提成款的条件,编造出我带领中队清收欠款。但清收欠款直接参与人杨斌、秦民强却证实“是季洪涛、刘磊带领我们清收欠款,没见曾凡锦去过”。又比如,分管局长李勇宏证实“当时派曾凡锦带领中队承办清欠案件,初查后就处理了”,这与后来长达几个月的清欠完全是两回事。就连本中队民警刘某、戴某也证实“季洪涛是我们的组长,我们都听他的安排”。上述材料充分说明我不具分配中队款的条件,是无罪的,非法取得的季和刘的材料是不能作为证据使用的。根据刑诉法的原则,所有证言材料必须一并移送起诉,也就是通常说的“既要有罪证据,又要无罪证据”。检方为了效忠权力,遵照刘国生“检察院必须起诉的”指示,大行鸡鸣狗盗勾当,竟把季洪涛、刘磊前七次笔录和秦民强、杨斌、李勇宏证实我根本没有犯罪可能的证言笔录全部隐藏,不移送审判机关。更可恨的是,这种当众强奸法律的流氓行为,却得到三级法院的大力支持和充分肯定!欲知后事,下集分解。
                                                                                                                                                                                                                                                         第六集  效忠权力的奴才
检察院把我和季洪涛、刘磊弄成了贪污团伙,但季洪涛、刘磊很快被释放了。按说释放很应该,因为也根本没有证据证实他们犯罪。但让人匪夷所思的是,一样的情况,却硬起诉我一人!此类起诉法院依法完全不应该受理,主审法官就拒绝接案。刘国生得知大怒“判错了由国家赔偿,管你法院屁事!”刘大人一生气,后果很严重。院长张万松惟命是从,为了徇情于权,罔顾国法,不但把不该受理的案子接了下来,而且耐心的对主审法官说:“你主审此案,也就是走走过场,一切由县里来定”。话虽这怎么说,但张万松还是不敢判一个无最的人有罪。于是,张大人挑灯夜战,拿着刘国生嫖娼的帖子,深夜对我进行提审。只要我一承认网上发帖,这污陷罪便水到渠成了,因为刘大人嫖娼是不会让人看见的,没看见就是污陷!但我无法承认发帖。正当张万松左右畏难之时,忽接检察院撤回起诉申请。张万送十分高兴,正想扔出这块烫手山芋,于是,顺水推舟,立下裁定:批准撤诉。这就是撤诉裁定。这撤诉可不是闹着玩的,法有明文,无论何种原因撤诉,只要找不到新的证据,当事人就是无罪的,依法是绝对不能再起诉的,既便再起诉,人民法院也不得受理。您想,原有证据都是伪造、克隆的,往那里找新证据去!总不能再克隆个四胞胎、五胞胎吧!无条件放入,已无任何异议。正当检、法两院悬崖勒马之时,忽接刘国生急电,检察长韩文进,法院院长张万松战战兢兢,来到县委,躬身面君。欲知后事,请关注第七集:
                                                                                                                                                                                                                                                        第七集中国最特别的法庭
郓城检察院检察长韩文进、法院院长张万松,急急忙忙来到县衙,得到的自然是县太爷一顿臭骂。为了效忠权势,接着两长把公权滥用到了极致,仅剩的一块遮羞布全部撕下!他们把已经撤诉,又找不到新证据,依法应立即放人,法定绝对不能再起诉的案件,硬起诉了!人民法院法定绝对不得受理的案件,硬受理了!这在中国司法史上都是极其罕见的!在乞今为止平反的冤假错案中也仅此一例!他们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彻底颠覆刑诉法的相关规定,把仅有的一点点公信力强奸致死!然而,更加离奇,更加无耻,更加令人发指,更加震撼的奇迹还在后面。郓城县人民法院组成特别法庭,审理这起特别案件。说他特别,倒不是说它的规格有多高,而是整个法庭的程序、安排是您从来没见过的。他们精心炮制的我和季洪涛、刘磊三人团伙,且不说多么离奇,荒唐,按照法律仨人必须同时到庭接受审判,这是基本常识,然而就连这基本常识也被颠覆了!同一案件,同一件事,同一个法庭,却只有我一人站在被告席,其余二人均安排在证人席。这也罢了,总比不出庭好。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让你匪夷所思!公诉方和法庭都称两“证人”传唤不到,天呢!这真是中国司法的一大笑话!此时的季刘刚刚被取保候审,何谓候审?就是随传随到,随时接受审判,否则即采取强制措施。所以季、刘不存在传唤不到情况。后来,刘磊说出了真相:“我才冤呢,说好的开庭让我出庭,领导都不让我去”原来他们怕揭露了真相!其他涉案证人也均未到庭。给我定罪的唯一证据是未经庭审、质证等法定程序认定的待定证据。团伙三人,一个被告,两个证人,这精彩的一幕就出现在国母家乡——山东郓城!这一幕大多数人没有看到,但无须遗憾,这份判决书再现了庭审现场。请看,判决书这里称季、刘是犯罪嫌疑人,这里季、刘却变成了证人;嫌疑人供述自然变成了证人证言。同一个案件,同一个人,双重身份,中国独有,世界无二!什么是嫌疑人和证人,什么是嫌疑人供述和证人证言,刑诉法有严格界定,不容混淆!难道郓城法院有人真傻逼到连基本常识都不懂吗?不,这是权力的傲慢和猖狂!你给他讲法律,他给你耍流氓,我问审判长,嫌疑人咋成了证人?其供述咋成了证人证言?审判长的回答嗨翻全中国“在外国,嫌疑人叫污点证人”听到了吧!中国法庭,中国法官,审判无罪的中国人,依据的竟是洋人法律!这是流氓行径,这是汉奸逻辑!一审判我五年,我上诉了。欲知后事,请看下集。
                                                                                                                                                                                                                                                             第八集  强权下的“死”法
我上诉至菏泽市中级法院,如此瞎胡闹的案件,怎能瞒过好法官的眼睛,审判长李昌安,将案件情况实事求是的向审委会作了汇报。审委会当即决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理由很充沛“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李庭长非常负责任的提出案件补证意见,这些待查项目含盖了整个案件的所有指控。一审法院接到裁定,对退查意见十分为难,因为本案纯属虚构,补证个鸟!此时我家人和律师强烈申请县法院回避,将案件移交外县审理。因为被举报人直接下级办理举报人的案件,没有公平可言!此时,院长张万松也想抛出烫手山芋,移交外县审理,但他不敢自作主张,必须向刘大人汇报。刘国生明确指示:“不回避,不移交”遥控器继续掌握在刘大人手中,遂加大对我审讯力度,派出最强阵容,由检察院以外的非办案人员入监所对我审讯,并无证搜查我住所,扣押物品,查看电脑个人信息。他们逼我说出举报刘大人的同党,尽管机关算尽,收获仍为零。接着,法院摆出一幅严格执法的样子,另行组成合议庭,对一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假案,进行走过场式的审理。结果,法定最多45天的案件,弄了90多天。后来,审判长说了实话“我们当不了家,每一步都得向县里汇报,所以超了期”这段话我有录音。为了掩盖超期,他们又匪夷所思的裁定更正判决时间,这是裁定书。重审结果无悬念,维持5年原判。此时,我家人找院长张万送评理,这个本是讲理的地方,却最不讲理,张万送除了讲歪理,却只字不敢讲法律。刘大人强权下司法真的变成了“死”法!接下来,好戏在菏泽中院隆重上演!请关注下集。
                                                                                                                                                                                                                                                                 第九集 如此执法真坑爹
我怀着满腔悲愤第二次上诉到菏泽中院,依据法律,本案自始至终没有补充新的证据,维持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状态,第二次二审应无条件宣告当事人无罪,无任何争议。以李昌案庭长为首的合议庭和审委会决定宣告我无罪。当时我因病重,看守所派人去中院催促案件,合议庭也明确告诉看守所要作无罪判决。看守所将这一情况告诉了我,并让我耐心等几天,谁知这一等就是4个月,期间音信全无。这天,突然隔窗投进一纸“执行通知书”将我剃光头直接送进了监狱!天呢,我已上诉到中院,案件当然属中院管辖,一审法院有何权力做出下达“执行通知书”!后来,我查遍网络,全国仅此一例。原来,就在合议庭即将宣告无罪之时,中院领导班子调整,新院长王玮上任。刘国生得知宣告无罪的信息,慌了手脚,即刻找到老同事,时任菏泽市政法委书记的岳宾。于是,刘大人作东,岳宾作陪,王玮作客,上演了新版“桃园三结义”,一顿饭成就了一起冤案。当然并非一场饭局那么简单,期间哪能没有金钱!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院长王玮连案件看都没看一眼,直接推翻了合议庭和原审委会意见,没开庭、没告知诉权、没宣判,我出狱三年,至今连判决书都没见,这是一个世界级的司法笑话!在中国司法史上树起一座写满耻辱的里程碑!这一情况曝光后,很多律师和热心网友给我打电话,他们根本不相信有这事。这里不妨请热心朋友让菏泽中院公布一下开庭宣判记录和判决书送达回执,以证真伪。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搞司法!王玮,一代中院院长,法学博士,山东省法学会副会长!为了几个钱,竟干出如此羞祖辱孙,奸污法律,下三滥的龌蹉勾当。如此坑爹院长,六年后在菏泽冤民的骂声中又当上了淄博中院院长。而他制造的冤案,也得到上级法院的支持认可,看来,王玮的饭局比毕老爷的饭局成功的多,至少没人曝光。请继续关注下集。
                                                                                                                                                                                                                                                                第十集  国家级大法官也卖法
我被这帮恶棍强行关进监狱,我报着极大的希望和信心向山东省高级法院提起申诉。我坚信这种制造冤案都不合格的低劣的勾当,无论如何也过不了拥有国家级大法官的省高院。高院法官马瑞亮,秉公执法,亲临菏泽监狱调查。不久合议庭和小审委会决定“撤消两级法院判决,发回重审”,眼看案件峰回路转,突然又出变故。意见汇报到大审委会,大法官连案卷看都不看一眼,直接推翻了合议庭和小审委会的意见,驳回了我的申诉!难道这些从没审过案子的大法官真比一线法官高明吗?呸!还是金钱的作用!刘国生一直跟踪此案,院长王玮随时给刘大人提供情况。刘得知案件要发回,随即带着纳税人的钱砸向了大法官,接着案件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下面我们有必要解剖一下“驳回通知书”所列的五项证据:1、说我协商提成款,其实是以大队长为首的领导班子集体商定的,其中刘思全的话还是听别人说的。与贪污款没有关系2、此两嫌疑人供述,是用21分钟克隆负责的双胞胎笔录,不能作为证据使用3、大队长说我给他1000元,系孤证,假如真,也不能说明我贪污4、分管局长李勇宏此项证言,是听杨某说的,非自身感知,且不能证明我贪污5、说我给董中伦2000元,纯属张冠李戴,董中伦至今一口咬定给他2000元的是杨某,(我有录音)退一万步讲,无论谁给董中伦2000元,也不能说明我贪污2000元。此通知歪打正着,专业朋友一看便明白,不但不能证明我贪污,反而证明我是无罪的。就这样一纸在金钱权力中诞生的通知书,其后被一些人当成了挡箭牌和阻止冤案平反的利器。至此,好戏并未谢幕,请看下集。
                                                                                                                                                                                                                                                                第十一集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除向省高院申诉外,我在监狱向各级行政机关和司法机关发出上百封申诉材料,后来得知,刘国生早就将黑手伸向监狱,我的这些信件全部被扣押。2012年初,刘国生犯罪后被提拔为菏泽副市长,我继续向山东省委申诉,省委非常重视,责成菏泽市调查处理。菏泽市组成以政法委签头,中级法院、市检察院参加的联合调查组,他们按照我提供的调查提纲,进行自查,问题基本查实,办案人员受到处理,此时案件纠错,水到渠成。刘国生得知这一情况,找中间人作我的工作,准备私了。这就是后来被审理刘受贿案的泰安检察院说成的刘出钱“是为了平息对他本人的持续上访和举报”。这话背后隐藏着巨大问题,上访、举报什么?作为政法机关是不是有责任调查清楚?事实上没人敢查清这些问题,如果查清,给刘追加报复陷害罪是小,他们怕挖出政法机关贪赃枉法的害群之马!况且这一线式腐败官员,大都被提拔了。这就是我向泰安检察院有关部门报案被拒之门外的原因。私了被我拒绝后,他们多次对我进行威胁、恐吓。我又向省委反映,省委又责成菏泽调查,这时,政法委两领导告知我问题查实,准备纠错处理。此时又有人强势要求私了,处于无奈,我被迫接受了私了。2014年,中央巡视组来山东,我多次找巡视组反映冤案情况,巡视组非常重视,多次转办山东有关部门,结果如石沉海。这不是山东不重视,是菏泽中院院长王玮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一次次向上级作欺骗性汇报,骗过了上级。他代表一级政法机关,花言巧语,使人不得不信。十八大后,形势好转,我认为时机已到,向菏泽市检察院申诉,要求检察院抗诉。此时,刘国生还在副市长位置上,我错误的估计了形势,走错了门,检察长朱庆安知道孰轻孰重,在根本没有任何理由情况下,拒绝抗诉,和刘国生尿到了一个壶里。此后,我又展转于省高院和省检察院,皮球踢来踢去,最多给你一句话“走程序”好一个走程序!他们可以60处违反程序,却让我走程序。说一句走程序比放屁还容易,真正走程序比登天还难!累死你,托死你,气死你,最后让你人财两空,生不如死!君不见,从赵作海到呼格、聂树斌,那一起冤案不是媒体助推,那起是通过正常上诉、申诉平反的呢!真是有权有钱身后一群狗,无权无钱路难走!请继续关注:大结局。
                                                                                                                                                                                                                                                               第十二集  悲惨大结局
尊敬的各位朋友:总书记说“任何一起冤案,对当事人都会造成极大伤害,甚至是致命的”又说:“政法机关和政法队伍,有人搞了腐败,自己得了一些好处,无辜的人就要有牢狱之灾,甚至人头落地,看到这些,老百姓心里总会有问号,这还是共产党的天下吗?”习总的话好像专门对我说的。冤案给我造成的损失无法弥补,不是用金钱可以衡量的。孩子因此耽误了学业,生活至今没有着落;妻子大病,雪上加霜,生活极度痛苦;侄子为冤案奔波,客病他乡,英年早逝;姐姐倒于探监途中,含恨离世;老母亲五年后得知此事,不堪打击,死未瞑目!我因坐牢成疾,身体每况愈下,我仅仅是因为举报了贪官,才落到如此下场!更使我痛心的是,申诉六年,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想在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让一个举报背判国家,背叛人民的贪官的人,遭到国家机器的镇压,投入到国家开设的监狱里!现在的情况是,连刘国生都承认自己涉足本冤案;各级司法部门更是心知肚明;60处执法犯法,至今无人可以解释;县法院、检察院、中级法院办案人员受到不同程度处理,连制造冤案的中院也向告院要求再审,相关部门在办理刘国生案件时,清楚的发现了这起报复案。我没有过高要求,只请求他们其中有人站出来说句公道话,可是没有,他们能一直忍看受害人悲惨痛苦,而心安理得吗?!现在只要有第三方调查,案件马上昭然若揭。现在我急需全社会的支持帮助,转发就是最大的支持,朋友转朋友就是最大的帮助!一直转到让县委、市委、省委领导知道,让总书记知道,夫人家乡,水浒故里,山东郓城还有如此冤案!我期待着,期待着……
 
                                                              联系电话:13954099889

 



(此文不代表本网站观点,仅代表作者言论,由此文引发的各种争议,本网站声明免责,也不承担连带责任。)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最新图文


  亚欧日报Copyright © 2002-2016 YAOURB.COM 亚欧日报 版权所有
邮箱:1935895879@qq.com